-很好撩-
-/弹丸/全职/海囚/
最近有点儿喜欢方士谦.
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

[肖翔]选择性接收障碍[下]

前文走这儿[上]

受群里江副队威胁把这篇写得甜甜甜甜甜[you

主要是想私心写写小事情对翔哥的无尽溺爱[。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在反应过来之后孙翔简直想坐个时光机回去把一分钟之前的自己揍一顿。

玩儿我呢?信息现在又能发出去了?

叮咚一声,肖时钦居然给他回了一条。孙翔就像是在课堂上看漫画书被老师抓现行了似的特别紧张,差点从办公椅上跳起来。

[孙翔?你怎么了?]

[肖时钦!!我被困在我们办公楼里了我出不去了你快来救我啊!!!]

低下头迅速编辑完这一条短信之后按下发送,眼睛死死盯着屏幕里的那个小动画,花费了数秒钟的等待之后,一行小字跳入屏幕,粉碎了孙翔所有的侥幸心理。

该信息发送失败。

[我靠!肖时钦你能不能收到啊?这里特别冷!我想吃你做的饭……]

该信息发送失败。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我再也不乱发脾气了行不行?]

该信息发送失败。

[肖时钦肖时钦肖时钦肖时钦。]

该信息发送失败。

完了,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指尖与手心不知从什么时候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汗,却仍然执着地编辑着短信,他手里就这一台通讯工具,也不知道刚才那条突然能发出去的短信是怎么一回事,趁着现在电量充足,孙翔只想着能不能再发出去一条。

盯着又一条该信息发送失败的提醒,孙翔愣住了,这时一个有点可怕的奇思妙想慢慢浮现在大脑皮层,然后,他咬了咬牙,给肖时钦发去一条我爱你。

然后,发送成功。

孙翔想一记伏龙翔天打在这台手机上。

等会儿,伏龙翔天是什么玩意儿?

孙翔捏紧手中的那个倒霉通讯工具,眼神突然变得狠利起来。

——那还等个屁。

 

肖时钦在看到短信的瞬间,第一个反应就是孙翔出事了。

迅速地做出了回复却怎么也得不到新的信息,试着给他打电话居然被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所以下一秒,他抓起外套直接冲出了门。

他的第六感一直不是很准,但这个念头就这么清晰直接地蹦了出来,让他想忽视都做不到,他开始祈祷自己的预感一如既往地与事实差了几条街,虽然他始终找不到能够说服自己不去担心的理由。

也许他的事儿和孙翔没有关系,但是孙翔的事儿,件件都和他有关系。

一路跑出小区拦了辆计程车,报出地址之后肖时钦靠在副驾驶座上微微喘气,期间他的手机一直在不断地响,这意味着有短信不断地发进来,此刻他终于有时间看看那些信息——发件人全都是相同的,内容也全是相同的。

我爱你,三个字,简单明了。

确实有点不正常,他们恋爱的这三年来,孙翔对他说过的情话屈指可数,他没有道理今天就突然心血来潮地用这些腻歪歪的句子轰炸自己的手机。

而且,他们还吵架了。

肖时钦又觉得脑袋开始疼了,孙翔总会拿些有的没的事和他闹,肖时钦因为最近工作忙所以也懒得惯着他,就没和他主动道歉,谁知道孙翔脾气那么犟,他没理孙翔,孙翔就也没理他。

计程车停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又一次证明了你为爱情奋不顾身心急如焚又如何?还不是得输在堵车的下班高峰期中。

这时一直不断地轰炸着肖时钦耳膜的新信息提示音也戛然而止,他一下子就急了,“师傅,能麻烦您快点开吗,有急事。”

“没办法啊,下班高峰期。”司机不自觉地偏头多看了这个年轻乘客一眼,结果对方还没到目的地就居然直接把钱递了过来,正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那么急?接女朋友?”计程车司机一边把钱收好一边随口和这个年轻人开开玩笑,哪知道对方居然给出回应,隔着关了一半的玻璃窗向自己摇摇头,特别礼貌地纠正:“接男朋友。”

计程车师傅差点一歪方向盘撞上旁边的一辆上海大众。

 

反正这里离孙翔上班的地方也不远了,用跑的,大概五分钟也能到。

一路跑着过马路避让着人行道上的行人,没到五分钟就跑到了孙翔他们办公楼的门口,肖时钦双手撑在膝盖上开始无比庆幸自己平时有好好锻炼,抬头看一眼楼上发现孙翔他们办公室还亮着灯,稍微安心了些。

他走进办公楼,在楼梯和电梯之间犹豫了一下,然后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没那个力气去爬五楼了然后就直接去按了电梯,稍微缓过来了点儿之后电梯也顺顺利利地到了五楼,肖时钦循着这层楼唯一的亮光走去孙翔的办公室,门锁着。

肖时钦皱着眉环顾四周,他叹了口气,想着孙翔他们老板以后可千万不能让孙翔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然后他麻利地从窗户翻了进去。

他毫不费力地就找到了顶着一头乱糟糟黄毛的孙翔,双手交叠撂在办公桌上,脑袋支在上面,看起来,睡着了。

肖时钦有点无奈,又有点心软了,伸出手推推孙翔的肩膀,孙翔被这股推力从梦境中扯出来微微睁开眼,然后突然一下子清醒过来把身子直起,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肖肖肖时钦?!”大概是还没睡醒,孙翔舌头有点打结,他马上跳起来,神色紧张,“你怎么走上来的?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走不出五楼啊我靠我觉得我是不是撞邪了……”

“行行行。我们回家。有什么事回家再说。”肖时钦不是挺明白孙翔为什么这么说,所以只能按照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给他顺顺毛。

“不行!你先告诉我你怎么走上来的!”孙翔微鼓起腮帮子瞪着他。

肖时钦凝视他几秒钟,有点沉重地把事实说了出来:“谁说一定要走?我坐电梯的。”

……科技果然是封建迷信的最大克星。

孙翔有点懵,他根本不知道遇到鬼打墙了还可以这么玩,当时他发现只有我爱你可以发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然后他就开始用这三个字疯狂轰炸肖时钦的手机,他发啊发啊,最后,他睡着了。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奇妙,他和他最喜欢的人被隔在两个世界无法碰触,只有我爱你是他们之间唯一的沟通路径。

“……那你还生我气吗?”孙翔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早就不生你气了。”肖时钦释然地笑起来,“我们回家。”

得了,孙翔一听到别人不生他气了又开始卷土重来变本加厉,特别释怀地坐回椅子上要多大爷就有多大爷地翘着腿,“走不动了,你背我。”

“……我们可以坐电梯下去。”

“我不管,我就要走楼梯。”

那能怎么办呢,肖时钦继续惯着这死小孩,背对着他单膝跪下,然后孙翔就特别嘚瑟地趴了上来,孙翔比肖时钦还高呢,肖时钦只能在今天第二次庆幸自己平时有好好锻炼。

关灯锁门锁窗,走廊一点儿光都没有,肖时钦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光线不足再加上背上还背着一个人,所以他下楼梯的时候走的特别慢。

孙翔趴在肖时钦背上,觉得莫名的温暖和安心,他们从五楼出发,然后特别顺利地下了四楼三楼二楼一楼,当他们站在办公楼门口面对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时,孙翔知道这一次不同寻常的灵异经历和奇怪的信息接收障碍就这样过去了。

就算过不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只要有肖时钦在身边,他就天不怕地不怕。

只是还有一句话想和他说。

短信无论发几百条几千条都是空话都是虚无,真正的感情,孙翔希望自己能鼓起勇气用语言传递过去。

“喂,肖时钦,我爱你。”

 -Fin-


评论 ( 4 )
热度 ( 48 )

© 祁域为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