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撩-
-/弹丸/全职/海囚/
最近有点儿喜欢方士谦.
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

[肖翔]选择性接收障碍[上]

我不更长篇来挖个新坑你们还爱我吗xx用了很可怕的老梗。

不知道的怀着怎样的心态写的x微灵异向但是一点都不恐怖!!相信我!

脑洞来源于前几天发短信去问老师作业但是发了好几条都是发送失败,然后我自暴自弃地打了一句老师你好漂亮啊然后想着反正也发不出去了就随便点了个发送。

然后它。

那条短信它。

发出去了。

 



还有五分钟下班。

孙翔漫不经心地整理着面前硬盘里的文件和报表,当然虽说是整理,实际上也就只是一个个地把它们点开随意地扫两眼,有的甚至连扫都不扫一眼就直接点了右上角的红叉叉。

他脑子里现在挺乱的,也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这些无趣的善后工作,今天上司交给他的任务他早已完成,现在正进行着的整理文件其实也只是消磨下班前仅剩时间的借口罢了。

因为他把近乎五分之四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右手边的那台手机上。

还有一分钟下班。

孙翔每点开几次文件都要扫一眼那个依旧黑着屏幕的长方体小盒子,他一直在等,等一个人给他发的短信,但那个人一直都没有发过来,而那个人平时明明都是准时准点的。

分针刚好划过一个小格子,准确无误地落在6上。

“下班!”

办公室里的各个角落都传来解脱般的欢呼声,接着就是大家纷纷借助推开办公椅的反作用力起身的声音,急着赶地铁回家的人随意地将手中喝空了的或还剩一大半的星巴克投掷出漂亮的抛物线,有的准确进栏有的被桶沿弹开,然后就是皮鞋与高跟鞋不停敲击着地面,一阵令人眩晕的节奏由近到远最后消失在走廊上。

有同事经过孙翔的位置看他还在对着自己的手机发呆,忍不住用手肘顶了顶他:“翔哥?还不走?”

“还早。”孙翔尽量掩盖住自己隐隐透着烦躁的语气,左手在身侧攥紧成拳。

他和肖时钦吵架了。

孙翔和肖时钦腻腻歪歪恋爱了三年,期间吵过的架不尽其数,但大部分时候都是肖时钦低头向孙翔道歉,当然孙翔也从来不会是真的生气,往往也是因为拉不下面子给人主动道歉,所以其实肖时钦顺毛顺得挺辛苦。

最近他们又吵架了,孙翔一如既往骄傲地抬起下巴等人来给他道歉,但其实他早就不生气了,甚至连他们是为了什么事儿吵架都忘得差不多了。

但这次是肖时钦不干了。

他已经两天没和孙翔说话了。

看吧,连每天在孙翔下班前五分钟必会发来的腻歪小短信也没发。

孙翔觉得那几条小短信其实也没有多重要,大约都是些你今天回不回来吃饭啊我给你做了什么什么菜或者是今天我那边要加班你在外面随便吃点吧。孙翔有时候高兴了就回他几条,不高兴了就晾在一边,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但等他发现的时候发短信这件有关他们两个人的事儿已经成为了习惯,已经深入骨髓化为本能,难以改变。

真烦。特别烦。

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但他还是挺执着地坐在电脑前面无意识地滑动鼠标浏览网页,根本没有回家的欲望,即使他知道那个人已经在家里做了一桌子菜等他回家,他也还是烦。

死傲娇。

磨磨唧唧在办公室里蹭网蹭到七点整,走廊上的灯被定时灭掉,孙翔撇撇嘴关了机子,再次不肯放弃地扫了一眼手机屏幕——还是没有未读短信。

靠!搞得我多希望你给我发短信似的!

孙翔抓起外套带上手机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当然出门前他没忘记把办公室的灯给熄了,啪的一声过后,整栋办公楼唯一的灯源也就这么消失了。好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就着这点光亮孙翔也能安全地走下楼梯而不至于一脚踩空。

因为有点儿生气,孙翔走路走得特别快,下楼梯也快,噔噔噔一层就下去了,可是越往下走,他觉得越不对劲。他下意识地摁亮手机,看一眼时间,7:10。

孙翔的办公室在五楼,十分钟,按理说按照他的腿速,十分钟二十层楼都能下去了,但是他还是没有走到底层。

最可怕的是,他抖抖索索地往窗外望了一眼,似乎这个高度,依旧属于五楼,孙翔想都没想掉头就往自己的办公室的那个方向走,等到他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摁亮房间里的灯时,他觉得自己头皮麻了一片。

他下楼梯下了整整十分钟,但还是一直没有离开五楼。

孙翔想起来自己曾经看过的几部恐怖小说,里面的梗都和他现在正亲身经历的这件事差不多老套,当时看小说的时候他还总笑那里面的主角是傻逼,但当这事儿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就突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叮咚。”

大衣口袋里突然响了一声,把孙翔吓了一跳,他赶紧往办公室里面走顺带锁上门,至少这地方有光,让他能够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右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孙翔下意识地就觉得是肖时钦发过来的,手指有点颤抖地划开屏幕,看到是天气预报以后又没劲儿地把手机随便往旁边一扔。

等等!手机!

孙翔觉得自己的天空连星星都亮了。

他可以打电话给人求助啊,怎么连那么基本的急救措施都给忘了。

孙翔赶紧把手机拿在手里翻通讯录开始一个个的给人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他又换成发短信,大爆手速把求救短信全部群发。

发送失败。

发送失败发送失败发送失败。

他望一眼手机屏幕,信号满格。

孙翔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像是他所处的这栋办公楼与这个世界隔绝了,所以才不在中国电信的服务区,其实就算短信发出去了电话打出去了又怎么样呢,又有谁能相信又有谁真正会来救他?

也许会死在这里吧,恐怖小说里的结局不都是这样的吗,有点可惜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人会为他难过,可能还有人会为他因为这种事死掉笑他傻逼。

但孙翔知道有一个人永远都不会笑他傻逼,可能还会为他难过很久,他说的每一句话,那个人都无条件相信。

可是孙翔和那个人吵架了。

孙翔突然有点累了,坐在办公椅上疲倦地把头埋在臂弯里,他不想死倔着了,他想低头认错,以前肖时钦怎么哄他,他现在就想怎么哄回去。

但是可能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最后再试一次。

他拿起手机,将通讯录里的那个名字找出来,那个他刚才打电话群发短信都故意忽略的名字。

我爱你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然后郑重地按下发送。

在他们交往的三年时间里,孙翔很少说这句话,他觉得太腻歪太没趣,但他在这时恨不得给肖时钦发一百条我爱你,只是不知道发不发的出去。

孙翔死死盯着屏幕上那个发送中的动画,然后他瞪大了眼睛。

该信息已发送。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祁域为州 | Powered by LOFTER